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其他

日期:2020-02-11 09:57

明清易代对传统汉族文人来说, 不只是国家灭亡, 国土丧失, 更是民族文化与尊严的丧失。他们中有一批遗民文人生于太平, 后经战乱, 虽遭逢国变而矢志不移, 用诗文表达遗民情结, 万泰便是其中之一。他结合生活经历与情感体验创作出大量表现故国之思、亡国之恨与守节之志的诗歌, 集中展现明清交替之际特有的遗民情结。李邺嗣在万泰墓志铭中称“至先生始以文章明世”, [1]鄞县万氏起于军功, 至万泰, 以文名世, 成为甬上万氏弃武从文第一人。万泰生于明朝日薄西山、内忧外患之际, 万氏家族也随之没落。明的灭亡对万泰而言不仅有“国仇”也有“家恨”。末世气象、易代际遇和先人遗风造就了他的遗民情结, 也使他成为浙东遗民的典范。

黄宗羲《万悔庵先生墓志铭》:“自文虎死后, 先生始为诗文。”[2]陆文虎卒于顺治三年, 故万泰的诗文作品主要著于清初, 是其遗民情结的集中展现。学界目前多关注其诗歌艺术, 并没有对其诗歌中遗民情结的专门研究, 然而, 如何全面深入把握其诗歌中的遗民情结仍是研究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故国之思

万泰曾随父羁旅他乡, 目睹明朝种种衰微之势, 后参加党社, 与东林党人后裔和复社文人反抗阉党, 表现了早期民族气节。甲申国变, 清军入主中原, 万泰眼见悲凉之景, 耳闻天下凄楚之音, 诗歌总流露出不尽的故国之思。

清初孙德祖《攷定续骚堂集序》中说“先生流离琐尾, 不皇自恤, 唯是惓怀故国, 缠绵蕴结, 一寓于诗, 恸黍离于行迈, 悲天命之不淹, 歌以当哭, 怨而不悱, 风人之遗略可睹矣”。[3]万泰将故国之思寄寓诗歌, 抒发自己的黍离之悲。长歌当哭, 表现了整个时代命运的悲慨。

万泰以遗民自处, 心怀故国, 诗歌中最不缺少的就是故国之思。如他的《感兴》:“榛棘满天地, 去去欲何之?掉头来山中, 芳草相与期, 鹄志失千里, 鹪棲想一枝。悄悄心中言, 悠悠梦中思。蛰身学颠当, 岂曰守其雌。”[4]644荆棘充溢天地, 自己何去何从, 回转身来, 与山间芳草相守, 虽然有鸿鹄一飞冲天之志, 无奈如鹪鸠栖息一处。心中诉说故国家园, 它一次次进入到诗人梦中。最后化用《老子》“知其雄, 守其雌, 其为天下豀”。的典故。虽然现在只能委曲求全, 像螲蟷一样隐忍, 但是自己却不能像老子所说“谨守于柔弱”而是更加坚贞, 表现自己不屈的性格。不管心中, 还是梦里, 对故国的思念一刻都未曾断绝。作者还表达了自己报效故国的雄伟志向, 更不敢柔弱保守, 为我们刻画了一个思念故国的壮士形象。

赵家薰称之“怆怀故国, 写以骚音”, “楚猿蜀马肠断血枯, 亦千古伤心之谱也”[4]315此评价不无道理, 万履安的诗歌确实忧怀故国, 动容如《离骚》, 语言风格凄切悲凉, 故国情思缠绵悱恻。

《西皋秋望序》“戢身草土, 忽焉暮秋, 当志士伤心之时, 况棘人在疚之日, 伤逝者之不作, 叹我生之徒存, 哭泣之余, 偶近笔墨。爰述八章, 以寄一恸”[4]653暮秋时节, 凄凉一片, 万泰连用了“志士”“棘人”“伤逝者”以表达自己思念故国, 情系明朝。尤其是“棘人”这一称呼, 《诗经·素冠》:“庶见素冠兮, 棘人栾栾兮, 劳心慱慱兮。”郑玄笺:“急於哀戚之人。”人居父母丧时, 自称“棘人”。清周亮工《清明闻同人各有饮所风雨荒园凄然有感》诗:“燧火偏迷羁旅路, 清明独上棘人心。”“棘人”都是指父母逝去, 感怀哀伤父母之人, 万泰将亡明当父母, 自称“棘人”, 足见其对故国的思念之情。

万泰对故国的思念不仅表现在自己境遇悲惨与高远志向的对比, 也表现在对明故臣的缅怀。如他对方孝孺的追思, 《过缑城拜方正学先生祠》:“缑城原上拜荒祠, 独立风前有所思。沥血禁庭犹故国, 招魂里闬在何时?敢言周武为非圣, 曾许龙逢是可儿。寂寞空阶留宿草, 青青犹指孝陵碑。”[4]665方正学 (孝孺) 拒绝为篡位的朱棣草拟即位诏书, 刚直不屈, 孤忠赴难。诗人经过方孝孺祠时, 缅怀这位为国尽忠的先贤志士, 表达对故国的思念。同宗的朱棣篡位, 方孝孺尚且如此, 更何况“夷代华夏”万泰更是痛惜不已, 愁苦淤塞内心。《招魂》为屈原作以招君王之魂, 万先生亦欲为方孝孺招魂, 表明自己将要效仿方孝孺忠于故国。仅此数言, 既表达了对故国先贤的缅怀, 又展现了对君主的思念, 故国之思流溢其间, 令人动容。

再如《杜鹃行》:“四月五月春已徂, 杜鹃竟夜声鸣鸣。空山无人月欲落, 迷离天外烟模糊。此岂铜梁与玉垒, 人间但说蜀天子。荒忽游魂不可招, 哀怨一声愁万里。春去春来只等闲, 莺雏燕乳尽愁然。无赖东风最分晓, 二十四番花信传。如此年年复岁岁, 王孙不归芳草瘁。路隔蚕业可奈何, 一啼一泪血痕多。寂寞风光天又曙, 青鸾高凤飞何处。”[5]16985杜鹃, 化用典故, 蜀王杜宇死后, 魂化杜鹃, 昼夜啼叫, 声音凄惨, 作者时常听到杜鹃夜鸣, 盖日思夜想所致, “春去春来”“年年复岁岁”“一啼一泪”虽然朝代更替如自然春去秋来, 但是自己却坚守气节, 执念故国。

对于故国的思念当然少不了报效国家的志向。他的《续秋望诗》中有“病骥伏旧枥, 昂首嘶秋风”和“时无霍嫖姚, 谁当成大功”。又如《夜坐读书》“烈士惜暮年流光感逝水, 古人秉烛游, 壮士良未已”在如《独坐》“富春山上啼皋羽毛, 东海滩头走仲达”类似的诗歌还有很多《野望》中的刘琨、《哭董晋公》中的钟仪、《旅怀》中的“竢顇物过楚大夫”等。

万泰诗歌引用化用曹操、霍去病、司马懿等英雄人物, 抒发胸中志向, 欲报效国家, 即使是“病骥”也要“伏旧枥”, 丝毫不减魏武扬鞭的壮志豪情。将故国之思化为雄伟志向, 豪情满怀, 自然流露。

二、亡国之恨

古往今来, 汉族文人士大夫就以汉族文化风尚为最上乘, 明清易代,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以夷代夏”是整个民族的沦陷。甲申之变, 万泰亲历战火, 目睹战争破坏下荒芜的城邑和流离的百姓, 表达了亡国之恨。

(一) 揭露清人罪行

万氏以军功起家, 忠孝节义影响了万泰的一生, 加之万泰是甬上万氏弃武从文第一人, 深受儒家忠义思想的感染, 可以说忠孝节义理念深植于心, 所以万泰在诗歌中对清人祸乱国家和百姓进行了批判。如《沈子哲先东归, 以诗留别, 和韵答之, 兼寄怀辰四兄弟》:“中原遍豺虎, 湖光失苍翠。造物仇人生, 刍狗忘位置。虽云天道乖, 亦是人谋致。蛙窥不出井, 邑犬吠所异。……鸺鹠迎人啼, 狐狸当画出, 集彼豺狼群……”[4]657原本壮丽的祖国河山在清人的铁蹄之下失去了靓丽风采, 整个社会一片荒芜, 黯然失色。再加上“鸺鹠”“狐狸”“豺狼”等野兽作比, 暗示清军的残暴, 以至于妖气弥漫, 百姓苦不堪言。作者感于动乱, 指责清廷给社会造成的伤害。

再如《丙戌除夕》“世乱腐儒轻, 寻山遍甲兵”;《寄澹公》“空林月出归辽鹤, 大泽云荒问楚渔”;《和秦汝翼寄怀》“避地因逃死, 谋生更艰难。”;《感兴》:“榛棘满天地, 去去欲何之?”;《秋怀》“独鹤横高宇, 荒鸡叫短檐。”;《杂兴》“礼乐当年事, 弦歌何处村?”;《秋夜杂诗》“四海在涂炭”;《客中初度》“闻道财狼分路出, 不知鸡犬几家存?”

万泰通过眼前之景, 加之个人切身体验, 揭露了清廷的暴行, 对清廷残酷的统治描写的非常真切, 展现百姓水深火热的生活, 内心充满了愤怒, 以冷峻的笔锋辛辣地讽刺清廷, 进而表达自己亡国之恨。

(二) 抒发复国理想

万泰在诗歌中描摹故国之美、呼唤忠臣良将抒发了光复故国的理想。作为一介文人, 虽内心充溢亡国之恨, 但又回天乏术, 只能借助诗歌表达自己复国的理想, 尤其是登临怀古之时, 那种呼唤英雄的情感倍加强烈。

《和董次公自哭诗》“贤人丰沛起同时, 十叶衣冠盛羽仪。鹿走中原亡国恨, 瓜绵邵圃故侯悲。愁来怕读文山传, 老去空吟宋玉诗。他日遗民题墓石, 青蝇应许弔吾尸”“西风飒飒布愁云, 凄楚登台恸哭文。赤色岂知王氏腊, 黄龙犹望岳家军。万牛莫挽沧江水, 四海难招鸾凤群。木落洞庭秋雨后, 我来何处溯湘君?”[4]649万泰在这组诗歌中呼唤了许多忠臣良将, 如“瓜绵邵圃”的召平;宋末三杰之一文天祥;抗金名将岳飞;爱国诗人屈原等, 这些都是万泰呼唤的对象。自己无力回天, 将希望寄托于在现忠臣良将, 期待能够扭转乾坤, 实现复国之梦, 他呼唤岳飞“赤色岂知王氏腊, 黄龙犹望岳家军”。对岳家军这样的复国之师的呼唤, 其复国理想可见一斑。

《秋夜杂诗》:较为集中的表现了其复兴故国的理想, “指戈天阙上, 回首玉关西”“故国山河在, 悲思及旌倪”“中兴千古业, 一旅亦堪振”“独有中原恨, 江东子弟军”“咄咄田横客, 何如李广孙”“中原多义士, 王气未全消”“名流争入雒, 战骨未封崤”“最喜轮蹄绝, 衣冠揖上皇”。[4]661清军入主中原, 但南方依然坚持斗争, 万泰也发挥着积极作用, 曾多次救助抗清志士, 鲁王政权覆灭, 他的抗清斗争转入地下, 但他始终以遗民自居, 心念旧朝。《秋夜杂诗》共计三十首, 表现其复兴故国理想的多达十几首, 可见复国之愿在万泰心中的地位。从这句句掷地有声的诗句我们不难感受到万泰深切的亡国之恨和强烈的复国愿望。

这样的诗歌还有很多, 如:《客中初度》“故园青山殊自好, 王孙芳草几时归?”;《旅怀》“悲风处处嘶胡马, 明月年年照汉关”;等等。

三、守节之志

顺治三年, 清军入宁波, 血洗四明山, 万泰携家人逃亡奉化, 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生活苦不堪言。为了生计只得在榆林山中耕种渔猎。“犹忆榆林三载, 携不孝杂僮仆中, 种麦、种豆、种薯蓣、种菜、挑笋、捕鱼, 诸勤苦皆躬亲之”;[6]度过了三年衣食无依, 颠沛流离的艰苦逃难生活。“三年饥走荒山中, 艰难契阔长别离。”几尽断炊, 向人借米度日。“家中食指尚二十余人, 樵苏不继, 多从民家借米而炊”。

顺治八年, 清廷下令明遗民归顺清廷, 五十三岁的万泰家徒四壁公然拒绝公车之征, 坚守节操, 不仕清朝。期间作了《西皋杂感》《秋望》《续秋望诗》《七歌》《剡曲杂感》《哭陆文虎》等大义凌然的诗歌, 并且与徐凤垣、高斗魁、高斗权、李邺嗣及梁以樟五人组成“鹪林六子”诗社, 结有《明州唱和集》, 借诗歌抒发自己的守节之志。

顺治12年离开宁波到苏、杭等地漫游, 与各地遗民文士诗酒唱和, 十三年远赴广州游历期间作了《缑城道中》《桐江杂兴》《钱塘阻风》《旅愁》《旅夜》《寄黄晦木》《寄李邺嗣》等诗歌, 通过和各地遗民的唱和表明自己守节之志的坚定。

(一) 对他人守节的看法

鼎革之际, 天下易主, 分崩离析。身为遗民, 万泰虽没有顾炎武、黄宗羲那样著名, 但他守节的决心和行动同样令人动容。万泰守节之志首先体现在其对他人守节的看法。

《钓台有感谢皋羽遗事》:“当年君哭文丞相, 今日我来当哭谁?暮雨寒潮枫落后, 塑风极浦雁飞时。国家未得书生力, 草泽偏怀故主思。击石一声天地裂, 泣痕千载湿江篱。”[4]658

谢翱, 南宋爱国诗人, 宋德佑二年, 元兵攻陷临安。同年七月, 文天祥改任枢密使、统督诸路兵马, 传檄各州、郡, 举兵勤王。谢翱献出全部家产, 招募乡兵数百人, 到南剑州投奔文天祥, 跟随文天祥抗击元军, 至元十六年, 辗转入浙江。后得知文天祥被害于燕京, 无比悲愤, 常独自行游于浙水之东, 见到与文天祥握别时相似的景物, 便徘徊顾盼, 失声恸哭。正如万泰所写的“当年君哭文丞相, 今日我来当哭谁?”毫无疑问, 万泰是在哭谢翱。哭泣忠臣离世, 忧思故主, 同时也标榜文天祥、谢翱这样的忠义之士, 从民族传统中找寻精神寄托和力量源泉。

又如《读井中心史》:“我怀德佑年间事, 铁匣今传一卷书。岂是名山留副墨, 若为易世戎前车。重泉未洒孤臣泪, 眢井如闻古鬼歔。多少衣冠称识字, 可堪执卷抚襟裾。”[5]16985运用了郑思肖的典故。南宋灭亡后, 郑思肖誓死不降, 不承认元朝统治。因此, 他的《心史》仍冠以“德佑”年号。郑思肖学习伯夷、叔齐不食周粟的精神, 不臣服蒙元统治, 自称“孤臣”。因肖是赵 (趙) 的构成部分, 所以改名思肖, 思念宋王朝。郑思肖把居室题额为“本穴世家”, 寓意“大宋世家”, 以示对宋的忠诚。他的《墨兰图》有根无土, 表现了他的气节。万泰用诗歌记录、颂扬了守节之士郑思肖, 表明自己欲要效仿他们, 坚守遗民情结。

(二) 对自我守节之志的抒发

万泰诗歌所表现的守节之志还体现其抒写遗民的坚贞信念, 明清易代, 很多人选择顺从, 万泰却坚持做遗民, 终身坚守气节。他的许多诗歌表现出自己守节的决心。如:《徐掖青闻霄虹过从西皋有感漫述》“古人可作吾安归, 遗民有传从头读”;《闻张秀初, 江道闇弃家入道, 怅焉感慕, 各记以诗》“澹泊儒门收不住, 我来方外访遗民。”;《练川沈一韩避地甬上, 与予携手入剡。经月, 西归, 赋诗留别答和》“遗民题靖节, 逆旅识林宗”;《旅叹》“儒门正罢病, 何处访遗民”;《留别严伯玉太仆》“十九年来成底事, 但留姓氏托遗民”;《留别澹公》“遗民无盛泪, 乞士有同饥”;《过西园呈太冲、晦木、泽望》“犹有故交存旧学, 分明吾到在遗民”;《和董次公自哭诗》“贤人丰沛起同时, 十叶衣冠盛羽仪。鹿走中原亡国恨, 瓜绵邵圃故侯悲。愁来怕读文山传, 老去空吟宋玉诗。他日遗民题墓石, 青蝇应许弔吾尸”。

“遗民”一词在万泰诗歌中出现的频率非常高, 表明了万泰以遗民自居, 拥有坚定地守节之志。这种遗民心态, 守节之志, 正是万泰身体力行的不竭力量之源。

四、结语

万泰诗歌所展现的遗民情结突出表现为其故国之思、亡国之恨与守节之志, 这是明清交替之际特有的一种社会思潮。“华夷之变”的时代背景、“人伦凋丧, 家事飘摇”的情感和长歌当哭的黍离之悲, 不仅影响了其诗歌语言风格和创作形式, 更使其内在的气质情感拥有了激荡的气势与慷慨悲歌的感情。据此而言, 遗民情结是万泰创作的出发点和归宿, 而在同时代遗民诗歌中, 万泰身体力行的诗歌创作无疑具有深刻的代表性。


版权所有:编程辅导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